当前时间:
账号: 密码:
首页 | 联系我们| 档案专栏

大班幼儿任务意识培养

发布时间:2015-12-29 信息来源: 点击数:次浏览

 

大班幼儿任务意识培养

这个我也行

教师   顾岱华

讲座《积极心理学在班级经营中的作用》中,提到“让每个孩子承担积极的角色”并建议“值日生工作”是一项非常好的活动,孩子们可以在承担这个角色时激发积极的一面。这个活动在班级开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每逢轮到做值日生时,孩子们会自主地选择值日生牌,并相当负责的做好这项工作,从他们对活动的投入中不难看出,大家都非常喜欢这个活动。一周又一周一切都是那么有序地进行着,而且孩子们在参与的过程中以逐渐形成了为班级服务的任务意识,为自己是一名值日生而感到自豪。这项活动逐渐进入了常规化、常态化的步调,我们老师也慢慢地从这个活动中“抽离”了出来。但是,有一次孩子们在自主选取值日生牌的时候,陈柯羽和陈睿一的一段对话引起了我对值日生活动的关注。那天不知是什么原因柯柯拿到了仅剩的一个餐厅管理员牌子,但不像以往那样很兴奋,似乎没有要我帮他别上的意思,我就问他:“柯柯,有事吗?”他举着牌子对我说:“老师,我不想做这个餐厅管理员。”还没等我开口,一旁的睿睿接着说上了:“因为他吃得太慢了,做不了餐厅管理员”。旁边几个孩子也符合着说:“是的,他不行。”我转身问柯柯:“是因为自己吃的慢不想做吗?”柯柯看着我说道:“是的”。有的孩子提议:“那给他换一个吧。”热情的睿睿说“老师我和柯柯换吧。”在孩子们的一致赞成下,我也就顺着他们的意愿换了牌子。

这件事情过后的几周里,我留意关注了孩子们在自选牌子时的举动。发现,平时用餐速度慢柯柯、锦铭、好好都不会去选择餐厅管理员,餐厅里经常出现的是赵欣瑜、唐侨锋、朱星嘉几个孩子。换做之前,我可能就会想顺应孩子的意愿吧,让孩子做自己能做的事。但学了积极心理学后,这个现象让我意识到那些主动放弃做餐厅管理员的孩子,因受自身及同伴的影响,对自己的自身条件与能力已经开始产生了不满,并造成了在一定程度上对自己信心的缺失,如果长期如此下去会在今后的社会生活中逐渐产生消极的心理状态。针对班级出现的这样一个状况,我随即组织孩子们进行了一次谈话,主题围绕“发生在餐厅里的小故事”而开展。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说开了,有的说到了管理员的工作认真负责有爱心,有的说发现某某小朋友吃得快,某某小朋友吃饭总是最后一名等等。被提名的那些吃得慢的孩子,一下子情绪便低落了下来。于是,我顺着孩子们的话题说道:但是有一个小秘密你们没有发现,柯柯虽然吃得慢但是从来不挑食,每次吃鱼的时候也从来不找任何理由;听我这么一说,程曦说道:我也发现一个秘密,锦铭吃得不快,但是他最喜欢吃青菜,也不挑食。这么一来,大家都开始为吃得慢的孩子找在餐桌上的闪光点。这下子,那些刚才情绪低落的孩子开始有了笑容。班级是孩子们所处的环境,同伴的认可,集体的积极评价让他们有了归属感。谈话过后,我看到柯柯的笑容是甜美的。餐前我来到他身边悄悄说了一句:我觉得你很像闪电侠。那天,他吃得出奇的快,还兴奋地跑到我面前说道:“老师,我是闪电侠。”我笑着问:“你知道闪电侠是那个动画片里的人物吗?”柯柯想了想说:“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是说速度非常快,就像天上的闪电那样。”在过后的一段时间里,大家都将柯柯是闪电侠的故事说开了。柯柯的妈妈也从孩子回家的交流中得知了此事,还特意短信与我交流了柯柯自从被大家称呼为“闪电侠”后的一些变化。在家中柯柯的妈妈也开始以赏识的眼光对待孩子,而不是一味的埋怨和消极对待了。

在后来的一段日子里,柯柯对自己也开始自信满满,几次用餐过后他发现了自己的优势,体验到了成功的快乐,在后来的自选值日生牌时,拿着餐厅管理员的牌子会自豪地说“这个我也行”。我想如果没有一开始的关注及同伴群体间的积极评价氛围,如果忽视柯柯对自身完成任务的一种能力培养,那么他便会缺失积极的情绪,也就没有了快乐的体验。因此在班级管理中,除了同伴的群体正向效应,我想老师的赏识与激励真的也是至关重要,被赏识就是被信任,被希望,就会产生一种被鼓舞,被期待的积极心理效应。柯柯小朋友的改变便是在自己内在的动力与老师的外力作用下,奇迹般地成为了真正的“闪电侠”,我想这就是期待效应的神奇之处吧。

20131128

此文获江苏省学前教育学会三等奖

返 回